大阪白日黑夜

back number飞驰而过的星期天,大阪日落时分的紫色天际。

一次换乘

刚到关西的第一个来的城市其实是大阪。在关西空港的时候,没注意上了非直达京都的列车,只能从大阪下车再换乘一次,当时停留了一小会儿。

三天之后,我们从京都再度前往大阪。各站停靠的车可以看到更多风景,深秋时节风有点凌冽,在开门停车的片刻猛地灌入车厢内,已经下车走远的年轻女孩头发被风吹起。渐渐,城市建筑在视线内飞速向后掠去,这个时候已经能看到较高的建筑了,就知道到大阪了。

二次抵达,在换乘时看到的光影。

到大阪的这天傍晚,天空中的云是紫色的。和京都一样,在Booking上定了公寓式酒店,只不过这家模式更精简,不设前台,只需要提前上传护照信息,就可在正式入住前三天收到邮件,里面包含入住信息与门锁密码。

很快就找到这所公寓大楼,周围都是住家的氛围。在大门处还碰到亚裔面孔的游客向我们求助,帮他们开了门后一同搭乘电梯,在我们楼层到了往出走时还不忘在身后和我们道谢,是一个有点暖的细节。

秋天的大阪城公园

住在难波,周围是典型的住宅区,入夜后都非常安静。第二天醒来,隔着窗户就看到了好天气。收拾出门,去大国町站搭电车,清晨的街道人很少,只有便利店开门营业。

大阪是关西第一大城市,大阪城公园则是大阪的地标,坐落于市中心区域的一块绿地。

秋日晴朗,大阪城公园人很多。碰到郊游的小学生,穿戴着蓝色的帽子和统一的制服;还看到黄灿灿的树下有独自静坐的老人。想到NHK《纪实72小时》的《夏末的大阪城公园》那集,独自在隐秘处练习的高中演奏部学生,凌晨来公园台阶折返跑的运动男生,清晨开着代步车来做广播体操的老奶奶,二十年前相遇从此相约定时来打麻将的老爷爷们,还有穿着武士服实际上是捡垃圾志愿者的的大叔。无论白天黑夜,大家都喜欢来这里度过一些属于自己的时间。

大阪的叶子比京都更熟,红黄绿相间的林木,湛蓝的天空下泛起涟漪的水波,人们在枫树边的长椅上享受太阳。

天守阁是大阪城公园的主体建筑,附近乌鸦鸣叫盘旋。内部设有八层展览空间,影像格与屏风画结合,参观者可以全面了解大阪城及丰臣家族的历史,游客不绝,包括很多学校组织参观的中学生们。在天守阁的楼下排队买票时,还看到一群小学生们蹦蹦跳跳超开心地和楼上观景台的人们挥手,太可爱了哈哈!

这里最初由日本历史上战国三杰之一的丰臣秀吉所建造(另两位是织田信长、德川家康),并成为丰臣政权的所在。后来德川家康消灭了丰臣家,此后大坂城便成为江户幕府控制西日本大名的重要据点。

从天守阁上可以看到大阪的城市全貌,从东到西。

从天守阁下来往心斋桥方向走去,街道上某个转角的路口可能就有新发现,无论是建筑外墙上的插画,或者是某个十字路口的秋叶景观。

心斋桥与道顿崛

心斋桥是大阪繁华商业区,云集了大型百货、药妆店、各类品牌专卖和美食店。

道顿崛运河穿越闹市区,能看到游船经过。

一路经过热闹的商店街,寿司店、海鲜店、居酒屋等各类店铺鳞次栉比,浓墨重彩的招牌给人蛮强烈的视觉冲击。相比京都小店的雅致隐秘,大阪的食店有种莫名的欢乐和热血。

从梅田蓝天大厦上看城市天际

梅田蓝天大厦是观赏大阪夜景的好去处,来的时候楼下已经有了圣诞的气氛,在举办合唱活动。

从这里可以鸟瞰整个大阪城市景观,见证了从昏黄日落到灯光点亮的过程。连接河流两岸的桥会让人想起我的家,黄河穿城而过分成南北两岸的西北城市,两者在此刻达成了遥远的相似性。

最后一丝落日余晖收束前紫色、黄色、红色相融渲染的天际,窗边有许多人在等待,直到红黄消弥于天边,点点城市星光在黑暗中被点亮。

从观景台下来,发现楼下的圣诞氛围更浓厚了。旋转木马、美食集市已经开始营业,暖黄的灯光照亮年轻女孩子的面庞。

热闹与静寂的城市夜晚

大阪和东京的都市氛围很像,摩天大楼林立,街上车水马龙,店铺灯火通明,夜晚也显得繁华热闹。

只有走在远离闹市区的的小路时才会感受到城市夜晚的静谧,偶尔路过还在营业的饺子馆和便利店,还有那些整夜不熄的自动售货机,是寒冷天气里奔波辗转之人的有效慰藉。

在日本自动售货机很常见,想到还在成都上大学时宿舍楼下也有自动售货机,绿豆饼、口水娃、小面包、荔枝爽、还有方便面等等,因为宿舍距离商店街还有好些距离,晚上想吃点什么时楼下的这些就可以解燃眉之急了。夏天的晚上,很多人会在售货机上买好零食和饮料,然后坐在长椅聊心事,虽然经常会因为忍受不了蚊子而很快结束对话跑上楼。

在大阪的一天是平常的一天,从白天到黑夜。房间的暖黄色光线会莫名让人感到安心和放松,这天意外睡得很早。

第二天一早,我们出发前往奈良,关西的这趟旅程也行将结束。说来奇怪,旅行总是要等结束后才有实感,对一个时间点的感知往往因为下一个时间点的到来而显著。

2020/02/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