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蓝色的热海看一场花火

写这篇时听着別野加奈的《つづきつづく》,就像迎面吹来去年六月热海初夏的风。 

计划之外

2019年六月第一次踏上去霓虹国的旅程,本来只计划去关东地区的东京、镰仓、箱根几个城市,却在临近出行时和友邻聊天意外得知热海616日有一场花火大会,遂毫不犹豫加入了行程。刚到东京的时候在下雨,未来要去的几个城市的天气预报不是多云就是有雨。结果第二天搭乘新干线时一路晴朗,心情简直要起飞。 

 城市与海

热海市属于静冈县,城市本身不大,因温泉而出名。穿越热海站前热闹的商店街,就开始徒步的旅行。因为是星期天,所以很多商铺没开门,路上很安静,街道干净又整洁。

来宫神社是热海地区最有名的神社,有一株几千年的大楠树,很多人来这里祈求健康长寿。尽管是周天,但是神社里的人络绎不绝。

每年的一月到三月是热海的梅花季,三月份会在梅园办梅花祭,园里栽种了大量的梅花。六月来园里都是葱茏的绿色,没有太多可看的,但有潺潺溪水流过,在长椅上坐一会也是清凉的夏日味,想到了才看完不久的《夏目友人帐》。

起云阁是昭和时代的高级别墅,中西合璧融合多种建筑风格,太宰治就是在这里写出了《人间失格》。工作人员都是可爱的老奶奶,热情而周到,售票之余也会引导寄存包和指引路线。我不会日语,对方不会英语,双方都笑着努着劲用自己的肢体语言比划也能明白个大概,现在想想还是觉得有点逗,也很温暖啊。

热海城可以登高望远看到整个城市与海的面貌,但从起云阁出来时已经下午四点半左右,热海城五点就关闭,走路过去已有点来不及。想到距离晚上八点的花火大会还有时间,所以还是决定前往碰碰运气。

初夏的热海温度不高,但海风很大,爬坡的过程里几度被风吹到变形,身边是流动不息的车辆。随着高度的上升,眼前突然豁然开朗,遮挡物没有了,整个热海市尽收眼底,是一望无际的湛蓝。

看过缎子般的海平面已经知足(也被风吹到凌乱),于是下坡朝着亲水公园的方向走,准备等晚上的花火。

下来后发现街边已经摆起了一个又一个小吃摊,热狗、炸鸡、章鱼小丸子还有其他叫不出名字的小吃。路上已经零星出现了身着和服结伴而行的年轻男孩女孩们。走到海边的台阶上发现已经有铺好野餐布,吃起零食、喝起啤酒等候的人们。

买了份热狗,找到台阶上一处空地坐下,没有登上的热海城在与海平面相接的崖边岿然不动。看着天色由明转暗,远处的天际线晕出一层玫瑰色,再变成深邃的蓝,最后月亮升起,清冷地发着光。

当花火点亮夜空

晚上八点多的时候突然一道明亮的烟花划过夜空,花火大会开始了,从零星散开到璀璨夜空,好看极了。那些从电影和友邻旅行广播、相册里看到的花火,在眼前真实上演。《海街日记》里身着浴衣和木屐走向海边的人们,颜色温柔的海边日落,照亮最小的妹妹浅野面庞的烟火,在蓝色的热海都看到了。当晚我发了这样一条微博记下当时的心情,它们是2019年看过的最难忘的光影。

坐上慢车回东京

花火大会很快就结束了,火星散尽后只留一轮明净月亮,每个人都好像意犹未尽。跟着人潮一起走向热海站,很多都是要回东京的人们,即使是一个人好像也莫名安心。

回去的时候还遇到点小插曲。不小心上了慢车,导致原本五十分钟可以到的,开了快两个小时,抵达东京站时已经接近晚上十一点半。

其实各站停靠的慢车也蛮有意思,周围的乘客换了一批又一批,打发无聊乘车时间的方式也各有不同,时间感被消弭,空间感被放大,一举一动好像都格外醒目,此刻做个观察者也不错。

下车后夺命飞奔,赶上了最后一班丸之内线回新宿的地铁,终于在十二点回到了酒店,也算是见过了凌晨的东京街道。

那天躺在酒店的床上时脑海里仍充斥着无边无尽的蓝色,即使过去了大半年的现在回忆起这场经历,那时的天、海、风、楼屋还仿佛就在眼前。

一定会再去蓝色的热海。

2020/01/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