奈良的傍晚

听木下美紗都的《来自远方的信》,告别奈良旷野间的温和暮色。

九十点的山野与月台

最后一天,我们一大早从大阪难波出发,搭乘JR到奈良。换乘时下错站了,只能多等一会儿搭下班车。

上午九十点的山野一片静寂,月台上旅客稀疏,轨道那边有大叔只身一人,出现在取景框里有点孤独。

重新上车坐了一会儿就到站了,这次来霓虹国的每一天都是晴朗天,奈良也不例外。和热海、宇治一样,都是徒步就可以游览完,往奈良公园走的路上有看到清晨上班族们通勤的身影。

关西的太阳太好,道路被几何切割成了阴影与明亮的两部分,棱角分明。

一会开始上坡了,尽管是十一月中下旬,路边的叶子还常青。

秋日奈良公园

很快就看到巨大的朱红色鸟居,奈良公园到了,春日大社、兴福寺、东大寺等都分布于附近。

奈良的鹿不受圈养,也无围栏设置,自由活动于林间各处。从大门进入林木参天,两侧林深见鹿,不少伏卧在阴影里。

席地而坐或者是悠闲散步的人很多,这里的确是放松的好去处。

公园里有出售专门用于投喂的鹿饼。刚拿到手上就有鹿被吸引过来,有的还会跟你反复点头求投喂(或者是道谢?),非常有灵性。也有投喂完给鹿回礼的游客,人鹿相互鞠躬的画面有点和谐。当然也有被一群鹿追着跑的朋友,喂完后张开双手大呼没有了求放过……不过路边也有警示牌提示偶尔会有鹿顶人的状况发生,大家见到额头上角比较尖锐的鹿也会躲着走(笑)。

奈良的象征:兴福寺与五重塔

兴福寺宗派上属于法相宗的大本山,前身可以追溯到建于天智八年(669年)的飞鸟山阶寺,后因藤原家族在710年迁至奈良,山阶寺随即迁移到现在的院址,并更名为兴福寺。在当时天皇及藤原氏的护持下,发展迅速,成为奈良时代四大寺之一、平安时代七大寺之一。寺内的五重塔是奈良的象征,一进来就能看到。

国立奈良博物馆也在奈良公园内,分为旧馆和新馆。我们去的时候,新馆暂时没有开放,就去了旧馆参观。其中有展出大量日本特色的佛像,中国的青铜器也有设展区,还是很值得一看。

旷野的傍晚

日渐西沉,林间的叶子红透了,在阳光的照映下很灿烂。

从博物馆出来时太阳更低了,夕阳照在彼此亲近的小鹿身上,回头看到太阳透过树梢晕开金色的光。

远处层林尽染,人和小鹿们在旷野间自在奔跑,真是非常舒服的时刻。

日落时分的东大寺

下午五点天色转暗,尽管太阳近乎落山,还是往东大寺那边走想碰碰运气。

清冷肃穆的东大寺静立,又称为大华严寺。它是日本寺院的总寺,这个建于八世纪中期的古建筑历史上曾遭受两次火灾,现在所看到的是1692年重建的,面积只有原来的三分之二。寺内的大佛殿是世界上最大的木造古建筑,但去的太晚已经闭馆,只能在外围徘徊一圈。通往东大寺的路上有很多鹿的身影,也不躲避人群,有的横在游客面前讨要鹿饼,有的在一边吃草踱步。

天黑之前回程

太阳将落,我们跟着人群一起,往近铁奈良站的方向走去,终于在天色完全暗下来前抵达。此时车站附近的商店街已经亮起灯光,古都奈良的傍晚笼罩在淡紫色的氛围里。最后搭车回大阪,第二天一早赶飞机回国,关西的旅程也到此结束。

在关东系列的最后一篇《东京散步》里提到,来时和走时都是下雨的东京,而在关西这趟旅程里,始末都是那片遥望无际的蔚蓝色大海。只不过这次的高空飞行,在云层之上看到了更多岛屿和山脉的全貌。

2019年虽然过得不忍回顾,但幸运地来了霓虹国两趟,感受了这里的夏秋两季已经是人生超棒的体验。几个月过去了,生活的状态和城市都有所改变,像是经历了一场长途迁徙。转眼今年的第二个月份也要过完了,一切都该翻新篇了,就像每次旅行结束那样。

2020/02/29